主页 > 奇·趣事用花呗付款到商家 他们怎么提现
2018-10-08 01:45

用花呗付款到商家 他们怎么提现:服装纺织:看好布局海外的纺织行业龙头 运动服饰行业高景气度将继续

用花呗付款到商家 他们怎么提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公号转发黑猫警长图片被索赔10万)

公号转发黑猫警长图片被索赔10万 博主:仅18次阅读自媒体文章配图黑猫警长漫画被诉

公号转发黑猫警长图片被索赔10万 博主:仅18次阅读

近日,一位自媒体博主发文称,因为一篇阅读量只有18次的微信文章,他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告上法庭,索赔10万元。这名博主认为上美厂索赔额度过高在网上发帖“吐槽”,引来网友关注。对此,律师认为,自媒体侵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著作权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最终的赔偿数额要由法官根据该案实际情况而确定。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已于近日撤诉。

事件

18次阅读量文章被索赔10万

2018年1月31日,万先生同事在名为“××秀”的公众号上转发一篇题为《小时候我们都误会了,这才是黑猫警长单身的原因》,文中配有黑猫警长的漫画图片。该公众号认证在万先生为法人的一家公司名下。今年8月,收到广州法院传票后,万先生才知道他被“黑猫警长”版权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起诉侵权,并索赔10万元。

在起诉书中,原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表示自己系“黑猫警长”角色造型美术作品著作权人,被告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文章,将“黑猫警长”公布在公开的信息网络上进行改编,导致“黑猫警长”系列角色被丑化,同时用作商业宣传,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并造成其重大经济损失。被告未经原告允许使用了黑猫警长卡通形象并且进行了改编,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篇侵权的文章中,一女子向黑猫警长表示好感并索要联系方式时,黑猫警长表示自己的电话号码是110。在原告提供的公证材料中,万先生发现,这篇文章的阅读量为18次,无点赞和评论。收到传票后,他便联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向原告方表示歉意,并告知已经删除侵权文章,因为文章阅读量很低,万先生表示能否只赔偿3000元。被对方拒绝后他又提出赔偿5000元,但再次被拒。

2018年10月23日,该案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万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上美厂律师庭前表示可以赔偿2万元和解,但被万先生拒绝。万先生认为,这篇转载的文章仅有18次阅读量,对原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影响微乎其微,索赔10万元价格过高。万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一审后,对方律师曾表示可以在5000元基础上再加一点和解,但被万先生拒绝。12月4日,万先生收到法院通知,得知对方已撤诉。

万先生质疑上美厂的文章发出后,引发广泛关注。有网友认为上美厂索赔金额过高,也有网友认为自媒体应该正视版权问题。万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发文一是认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索赔金额过高,有“碰瓷”之嫌,二也是提醒其他自媒体从业者,公众号发文在选用影视剧人物形象时要注意著作权问题。“包括我在内,很多从业者可能都不知道这也是侵权的。”万先生说。

盘点

上美厂近年来多次起诉自媒体侵权

北青报记者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为原告在裁判文书网查询后发现,2017年和2018年,涉及侵权行为及著作权权属的案件分别为31起和53起,与本案类似的自媒体侵权案件也不少,其中就包括葫芦娃侵权纠纷案。

2018年1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起诉北京一家公司,认为该公司的微信公众号“掌上松原”发布的文章侵犯了葫芦娃美术作品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据此,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要求该公司赔偿上美厂经济损失7万元及合理开支3万元,并书面向上美厂赔礼道歉。法院一审认为,被告公司应当对其侵权行为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但上美厂提出的7万元经济损失赔偿过高,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赔偿上美厂经济损失2.1万元及合理开支500元。

2018年5月,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起诉中山市一家公司侵犯著作权的案件。裁判文书显示,上美厂认为这家公司所属的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侵犯了其对葫芦娃美术作品的著作权,要求立即停止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并删除文章;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万元并在报纸上公开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最终法院判定被告赔偿上美厂1万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针对起诉万先生自媒体侵权一事,北青报记者联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得知采访内容后,上美厂表示不接受相关采访。

律师

自媒体应防范侵犯著作权风险

针对此案,北青报记者咨询了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常律师认为,在本案中,自媒体公号未经著作权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允许使用其作品,属于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不论其侵权文章的阅读量为多少,事实上都构成了侵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的规定,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因此,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作为被侵权人有权要求自媒体公号赔偿损失。

关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提出10万元的索赔请求,常律师表示这是作为原告的自由,最终的赔偿数额要由法官根据案情实际情况而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

有网友认为,本案可利用“避风港原则”,即原告没有告知哪些内容侵权应该删除,则不认为被告侵权。常律师表示,本案无法适用“避风港原则”,根据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条例》的规定,网络自动接入或传输服务提供者、提供网络自动存储服务提供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出租服务提供者、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等在特定条件下可以享受避风港待遇。而本案中,被告是自媒体公号,并非是上述网络技术服务的提供者,侵权文章也并非他人发在其平台之上,因此不能适用“避风港原则”。

常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如今自媒体发展迅速,但在繁荣的背后也需要注意防范侵犯著作权的法律风险。常律师提醒,为了避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自媒体应当注意:在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之前,务必取得著作权人的同意,此外,自媒体在创作过程中应当避免使用著作权不明的作品。

用花呗付款到商家 他们怎么提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军武次位面】:林若钢

百发百中的奥运会射击冠军能当狙击手吗?

奥运会射击运动员和军队的狙击手都是将射击这一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职业,可能有些人会想过如果这二者之间能进行一定程度的职业交流,比如说互换一下身份,会不会产生一些奇妙的反应?

在这里只能很遗憾地告诉大家,这两个职业之间的互换可能性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大,历史上是有个别射击运动员披上军装上战场的,也有一些士兵解甲归田之后上赛场的,但是能够在两个岗位上都做到出类拔萃的可谓凤毛麟角,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美国陆军射击队成员文森特·汉考克

是少有的拿到奥运金牌的现役军人

首先,能够有机会走上奥运会赛场的射击运动员肯定是一个高水准的运动员,但是任何一个运动项目都是由各种比赛规则组成的,高水准的运动员必然是运用这些规则的高手,规则成就了他们,但也束缚了他们。

▲奥运会女子10米气手枪比赛

要求是十分苛刻的

比如说吧,职业射击运动常年使用同一类枪械以同样的姿势进行同样的训练,且不说肌肉记忆了,只怕连他们的骨骼都已经适应了相关动作,就像中世纪英国的长弓手,因常年拉弓脊柱会产生变形,一旦变换姿势,多年的训练成果可能就荡然无存了。

然而我们大家也都知道,战争和竞技运动相比,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几乎没有规则,一个运动员上了战场,不能说你习惯了立姿射击就在站在无遮无拦的阵地上吧?

▲坚决不卖头

至于狙击手,他们射击姿势的打开方式可就异彩纷呈得多了,只要需要,立姿、卧姿、蹲姿、跪姿,或者坐姿都可以。

▲包括这种射击姿势

如果换了一个姿势就适应不了的话,只怕在战场上活不过30秒。

▲上了战场怕是会落地成盒

其次,狙击手除了射术以外有别于其他职业的另一特点就是其所拥有的强大的潜伏和野外生存能力,猫在一个狙击阵地两天不挪窝是日常作业。

像贝爷似得,隔三差五整点“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五倍的零食更是家常便饭。像二战时的日军狙击手,能把自己捆在大树上吃喝拉撒睡;越战时的越南狙击手,斜坡上挖两个小土坑就能藏里面好几天。和敌人的勾心斗角,心智的较量也是射击冠军所不具备的。

▲鸡肉味,嘎嘣脆

这些狙击手的基本技能,都需要严苛的训练才能做得到,而如果一个射击运动员没有经过相关训练就执行此类任务,那是百分百承受不了的。

▲被打死在树上的狙击手

另外,如果大家仔细留意奥运会赛场上射击运动员们使用的枪械的话,估计也会打消安排他们上战场的想法。狙击手们使用的狙击步枪和普通士兵使用的常规机步枪相比是显得有些身娇肉贵,但要是制式狙击步枪和专业射击运动员们的竞赛枪械相比,那简直就是皮糙肉厚的粗犷典范了。

▲比起竞赛枪械这是个糙老爷们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些枪械别说扛出去上战场了,就是端着去狩猎,也会显得与环境分外地格格不入,这类竞赛枪械为了追求精度,都比一般枪械更加娇贵,摔一下很可能就坏了,很不方便携。

▲竞赛枪械一般是这样子的

正如之前提过的一样,射击运动员们大多是一款枪械训练多年的情况,指望他们临阵换枪是不可能的,奥运会中曾经发生过运动员因为临时换枪而发挥失常,进而错失金牌,而这些竞赛步枪又明显不能上战场,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射击运动员也是不能直接替代狙击手的。

▲狙击手多类型的狙都要能打

刚刚说到狩猎,不得不承认,相比射击运动员,猎人和狙击手之间的共通点要多得多,比如说上文提到的潜伏和野外生存能力,也是猎人的基本功,历史上的很多知名狙击手都是猎人出身,二战期间苏德等国更是直接征召猎人和护林员担任狙击手。需要什么样的鞋子,脚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兵,战争知道。

▲兵临城下中的瓦西里扎伊采夫,

参军前便是一名猎人

其实,很多脱胎于军事内容的体育竞赛项目,比如说射击、标枪、击剑、摔跤等等,都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不断改变着,并且不断地被规则左右着,运动员们是在规则的夹缝里将自身潜力尽可能发挥到最大,一旦脱离了自己所熟悉的规则,被乱拳打死老师傅也是常有的事。

▲孔武有力的力道山,死在了街头混混手上

比如日本当年的摔跤名将力道山,身高体壮,却在一次酒馆冲突中被一个小混混捅了一匕首,并因此丢了性命。格斗高手尚且如此,我们又何必苛求早已与真实战场脱离了很久的现代竞技射击运动员进入他们并不擅长的领域呢?

更多有趣好玩的军事文章、视频、图片、电影、游戏,关注“军武次位面”微信公众号